齐白石文化事业推广部:姚经理15138948246
齐白石文化字画销售部:谷经理13243056878
邮箱:qibaishichuanren@163.com
网址:www.qibaishichuanren.com
所在位置:首页 >> 齐白石资讯
三百石印富翁再传人、齐白石艺术研究会-汤发周揭秘:齐白石如何成就他的九亿画风!
时间:2018/1/4 来源:www.qibaishichuanren.com

元旦虽然过去了,但在很多中国人眼里,没到春节,这一年就还没过完,还不能懈怠。所以这段时间,还是有一些艺术机构会推出好展览。

像北京画院美术馆,每年年末都会推出重磅展览,质量很高,值得刷好几遍。

所以秋拍一结束,我就紧着往画院跑,这几天一直在刷他们最近正在展出的何绍基展和齐白石展。今天就有请三百石印富翁再传人、齐白石书画院院长-汤发周揭秘: 齐白石如何成就他的九亿画风!

“佳墨名楮纷相随——何绍基书法与湖湘传脉”展览现场

“我生无田食破砚——齐白石笔下的书法意蕴之二”展览现场

这俩展览都是书法专题展,我前前后后一共刷了三遍,每次看心中都会感慨,辣么多好东西,北京画院的库房得上多少保险啊,反正展览不要钱,多去看一次,就感觉自己多赚了一点。

好了,说回展览。

看书法展,比看画展要难,画还可以看色彩,看构图,而书法是纯线条的艺术,横竖撇捺之间,包含着千万种变化,但就是这种变化,即便人人都会写字,也不一定真能看出门道。所以面对同一幅书法作品,有些人看来一头雾水,有些人却能驻足良久痴迷欣赏。

今天,我就想借着北京画院这两个书法展,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看书法展时,都看什么、怎么看。


进入北京画院美术馆一层,迎面就能看到“我生无田食破砚”的主题墙。

这句诗开门见山,概括了齐白石的一生:他没办法靠土地吃饭,只能以书画篆刻谋生。

他很认同这句话,所以早年还用这句诗刻过一方印章。

我生无田食破砚 齐白石 2.3×2.2×4cm

1898年 青田石 北京画院藏

转到主题墙背后,我马上就明白“破砚”有多么贴切,因为我真的看到了齐白石用了一辈子的那一方破破旧旧的老砚台,裂了缝,缺了口。

齐白石生前用的砚台

其实这方“破砚”,我们前段时间就见过,在推送文章《齐白石一买就是一百张,这是什么样的欧洲人?|画事》里,有一张齐白石和捷克友人的合影,照片左下角就是这一方砚台,只不过当时没有注意。

捷克人齐蒂尔与齐白石合影,右下角就是那方砚台

所以说,看展有意思的地方就在这里,看过的文献资料,说不定就能遇到实物,来一个佐证。

这方破砚,陪伴着齐白石度过了漫长岁月,见证了他为书画这门手艺,所下过的苦功。

日洗砚池挥宿墨:海量临摹的好学生

按照展览顺序参观,我并没有在一开始就看到一幅幅陈列好的齐白石书法作品,而首先看到了郑板桥、吴昌硕、金农和一些金石碑帖作品。

这种顺序安排,并不符合观众看展的预期,却是策展方的用心安排。

我们印象中的齐白石书法,多是大刀阔斧,气势磅礴的篆书线条,或者和他的大写意风格很相配的行书,但这些其实已经是齐白石比较成熟的书风了。

齐白石《赠关蔚山五言联》1938年

135.5×33cm 北京画院藏

没有人生来就是大师,齐白石的书法也是一笔一划跟着别人学出来的。

所以齐白石展览的第一部分,主题是“日洗砚池挥宿墨”,主要介绍齐白石摹古临今的一些学习对象。

齐白石从27岁开始学书法,40岁之前书法主要学的是何绍基,走出湖南后,又开始临摹郑板桥、吴昌硕、金农、李北海等古今名家。

学郑板桥:

齐白石临摹郑板桥这事儿,老人自己没有说过,但在他的关门弟子胡佩衡和儿子胡橐合著的《齐白石画法与欣赏》中,回忆了一个细节,说胡佩衡当年曾经见齐白石临摹郑板桥,几可乱真,说明齐白石真是下过功夫向郑板桥学习的。

郑板桥《行书五言诗》 64.5×69cm 北京画院藏

郑板桥这种体和齐白石行书的结体其实是有传承的一种美学。

学吴昌硕 :

接下来一幅是吴昌硕的墨竹,画上题识是缶翁比较典型的书风。齐白石在衰年变法期间,学过一些海派名家,其中最著名的当然是吴昌硕。他俩互怼的事,已经说太多遍了,结果今年吴昌硕十二条屏还是没有卖过学他皮毛的北方人,不知缶翁活过来,作何感想。

吴昌硕《墨竹》137×68cm

1915年 纸本水墨轴 北京画院藏

学金农:

画院用了一整面墙,将从辽宁博物馆借来的金农《花卉册页》和齐白石早期临摹的《水族四条屏》放在一起,齐白石的字体仿的是金农,我们可以很直观地对比一下二者的区别。

金农《花卉册页》(共八开)

清 纸本设色 辽宁省博物馆藏

齐白石《水族四条屏》1912年

174.5×47.5cm×4 纸本水墨 辽宁省博物馆

《水族四条屏》是齐白石1912年所作,这上面的题识,一看就是在模仿金农的楷书抄经体,但能明显看出此时齐白石就是一个好学生在尽力模仿学习前辈,字体比较稚嫩,工整有余,缺乏灵气和力度。

金农花卉册页之一的楷书

而这四条屏的画仿的是李复堂的小本画册,纸本水墨,这个也同样能看出齐白石学画初期笔力的不足,比如荷花的茎,长长一根线下来,线条软绵绵,墨色也基本没有变化。

但齐白石并不是没有意识,在水草部分,可以看出他知道墨分五色,绘画之中墨色应该有变化,但知道是一回事,早期还控制不好。

学八大山人:

当然也有画得很好的部分,比如那一条高冷的鱼,就很有八大的味道。据说齐白石43岁时曾遇见一幅八大的鱼,非常喜欢,但是买不起,就和画商说好先把画留下,第二天再做交易,然后他就彻夜临摹,第二天又把真迹还给了画商,可见为了偷师八大,齐白石也是绞尽脑汁了。

第一幅里的虾蟆也不错。

学李北海:

一层展厅两侧,还有一些金石碑帖,也是齐白石出了两次远门之后,吸收的一些新风格,这些金石碑帖,奠定了齐白石晚年的书法和篆刻风格。

比如1911年他临摹过唐代李北海的《麓山寺碑》,画院在临摹作品旁边放了原作照片,可以对比一下,齐白石写这种劲秀的行楷,也写得蛮有味道,肯定下苦工夫练了很久。

齐白石 行书《麓山寺碑》轴 1911年

79×34.5cm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

唐李邕书麓山寺碑碑阳 复制品

上面是临摹,下面就把这种字体应用在日常生活中了,在1923年给恩师胡沁园的来往信件中,可以看到李北海书风的痕迹。

齐白石《致胡沁园信札册》册页 25.5×18cm

1923年 辽宁省博物馆藏

学魏碑:

齐白石早年曾经临习过《荧阳郑文公之碑》,对他影响很大。下面这幅巨大的拓片,是齐白石的弟子李苦禅的收藏。李苦禅之子李燕先生听说要办书法展,二话不说就借出来了,这种师门间的传承与回馈,也是很令人感动的。

荧阳郑文公之碑(带碑头) 240×246cm 李苦禅先生旧藏

在这个单元里,我们对齐白石早年临摹学习的对象有了一个大致的认识,而那些临摹作品就像他学生时期的成绩单,可以看到一直在进步,但是齐白石的野心,可不止于当一个好学生。

删去临摹手一双:胆敢独造

二楼左手边起,是第二个单元——删去临摹手一双,这里就能看到齐白石不再一味临摹前人,而是有了自己的风格。

写出自己风格,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。齐白石很聪明,他有很强的学习能力,并且在学会之后,他还有强烈的自我意识,这让他在吸收别人的精华之后,还能从别人的影子之中跳出来,融入自己的东西,创造出一个和别人不同的面貌。

艺术史上很多籍籍无名的人,不是因为学习能力不强,而是因为除了临摹学习,并没有额外的能力去创造,而齐白石恰恰就有这样的能力,所以艺术史记住了他。所以他对自己的学生说,“学我者生,似我者死”,因为他深有感触,只有做自己,才不怕被淘汰。

这部分的第一幅作品,是临孟丽堂《芙蓉鸭子》。这里就要特别注意题识,右边和左边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。

齐白石 临孟丽堂《芙蓉鸭子》之二 1919年

101×34cm 纸本设色 北京画院藏

我们读一读内容就知道,原来右边是齐白石1919年画下作品时的题识,他说自己1905年曾经临过一幅孟丽堂《芙蓉鸭子》,湖南匪乱之后,他带着这幅画完好无损地到北京,我们看到的这幅是他1919年在北京第二次临孟丽堂了。

而左边的题识则是16年后,齐白石的次溪世姪从别的地方买到了这幅作品,求齐白石重新题记的。

两次题识之间相隔16年,可以明显看到右边的书风已经有了齐白石晚期行书的影子,和左边部分仿金农的字体很不一样,明显更加游刃有余。

书法展当然看的是这个人的字写得好不好,但人家做展览为什么要给释文,给背景资料,不是为了摆在那里好看,而是说你欣赏一幅作品就得有这些东西打底。

齐白石《自书诗五首》 1922年 32×229cm 北京画院藏

像我当时看到这幅《自书诗五首》,诗开头很直接地说出了齐白石对“像”非好感的心境:“与公真是马牛风,人道萍翁正学公。始识随园非伪语,小仓长庆偶相同。”

这首诗是《书冬心先生诗后》三首中的其中一首,那诗里说的“公”很有可能是说金冬心。当时应该很多人都称赞齐白石学金冬心,学得好学得妙,1917年樊增祥在齐白石诗集里的序不是就说他:“濒生书画,皆力追冬心”,到了另一本诗集《白石诗草》,他们还在说:

寿门嫡派云门语,曾读山翁手写诗。(黎培銮)

输君书画似冬心。(杨圻)

综合一下,此诗所说很可能是“似冬心派”,齐白石可能并不中意多年来朋友们盛赞的“似冬心”,既然说得出“学我者生,似我者死”,齐白石一定明白学得像并不是什么好事,他应该更喜欢汪宝荣写的“艺舟看独往,何止似冬心”。

都是朋友,又是称赞自己的,齐老爷子也不好说什么。只是,答应我,别再说我像了好吗?!

接下来,这幅《葡萄公鸡》是和两幅书法作品摆在一起的,是为说明齐白石的行书时常用来题跋。画面也完全能看到齐白石在吴昌硕的风格中挣扎求新。

我拿手隔空捂住下半部分,问刚到的朋友:“你不看下边,猜这幅画谁画的。”

“齐白石呀”,“诶,你咋猜出来的”,“齐白石展嘛!”

白眼回敬之。。。

这幅画上半部分的葡萄藤是很像吴昌硕的,从藤叶到经络,书法之笔入画,藤条盘曲缠绕,这时候脑里该调动一下齐白石学吴昌硕的资料,文字倒真有一段关于葡萄藤的:

启功先生曾在回忆齐白石晚年时写道:“齐先生最佩服吴昌硕先生,一次屋内墙上用圆图钉钉着一张吴昌硕的小幅,画的是紫藤花。齐先生跨车胡同住宅的正房有一道屏风门,门外是一个小院,院中有一架紫藤,那时正在开花。先生指着墙上的画说:‘你看,哪里是他画的像葡萄藤,分明是葡萄藤像它啊!’”——冯朝辉《论齐白石对吴昌硕艺术的传承与发展》

但就到此为止了,再看下半部分,公鸡这个题吴昌硕就不怎么爱画,齐白石自然在按自己的路子画。

越到后期,齐白石画里的吴昌硕就弱了下去,最后齐白石将吴昌硕的风格融化了,打散在自己的画里,变成了齐白石。

他在自书斋号《借山馆》里,就融入了魏碑风格,又自己改造了一点,加入了绘画意象。

转过去还有两件齐白石的《甑屋》,是他典型的行书书风。

“甑屋”也是齐白石曾经用过的斋馆号之一。这个“甑”字,是中国古代的蒸食用具,齐白石给自己的画室取这个名字,我就很好奇是啥意思。然后读了后面长长的一段题跋,这一字一句,真是一大把辛酸泪。

齐白石《甑屋》 53.5×101cm1923年 辽宁省博物馆藏

齐白石《甑屋》 31.5×129cm 1923年 北京画院藏

齐白石写道“余童子时喜写字,祖母尝太息曰:汝好学,惜生来时走错了人家。俗云:三日风,四日雨,那见文章锅里煮。明朝无米,吾儿奈何?及廿余岁时,尝得作画钱买柴米,祖母笑曰:知今日锅里煮吾儿之画也。……依然煮画以活余年。痛祖母不能呼吾儿同餐矣。”

我们都知道齐白石对祖母的感情很深,这段文字也再次印证了这一点。他说祖母在他小时候,就看出他是个爱学习的好苗子,可惜错生在农家,文章又不能煮饭吃,家里穷得揭不开锅,能怎么办呢?

后来齐白石二十多岁,终于可以画画卖钱换柴米了,祖母笑着说,当年哪会知道锅里真能煮着我孙儿的画呢?然后齐白石感叹,我这么多年,一直煮画为生,可惜祖母已经不在了,再也听不到她唤我去吃饭的声音了。

读完真是蓝瘦,香菇QAQ。

两件书法,都写于齐白石“衰年变法”时期,而且上面那幅类似于草稿,可以看出布局不是很匀称,右下角还有更改的批注,而下面那幅,应该就是齐白石经过谨慎思考,珍而重之地精心再写了一遍,每个字里都倾注了他对祖母的思念。

而从这段字也可以看出,此时齐白石依然没有把自己定位成一个艺术家,而是一个卖字画印章为生的匠人。

而在齐白石看来,就算只当一个匠人,也要把身为匠人的自我修养做到极致。

后面的篆书,就更是我们熟悉的齐白石风格啦。

越来越自信的齐白石,老笔宿墨,筋骨强健,意气风发,现场看作品的气场真的比图片要震撼很多。

这种篆字配合他的画,也是风格非常统一和谐,而且可以看到,此时画风也很成熟了,《三寿》里山石一笔下来,墨色变化层次丰富,而且非常自然流畅,没有任何迟疑。

齐白石《三寿 》 97×34.5cm 1943年 北京画院藏

不要小看这一笔的墨色变化,动笔写一写就知道,笔锋的变化真的很不好控制,新手一笔下来,基本都黑黑的大墨疙瘩。

齐白石在书画篆刻上能够跳出前人的影子,独造创新,其实跟他强烈的个性有很大关系,七十多岁生孩子,九十多岁还喜欢看漂亮姑娘,他总是和别人不一样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不遮遮掩掩,不在乎别人眼光。就连他写的门条,也直来直去,让人看了拍案叫绝。卖画不论交情,别老想占师母的便宜,日本人来了我不见。

所以明天,我们接着来看这个展览最轻松好玩的部分——解读齐爷爷的门条。

【放段小预告】

齐白石敬告偷画者:希望你明白,我凡事都看得开,但这并不影响我记仇。明天见。


齐白石 门条 47.5×43.5cm 1932年 辽宁省博物馆

释文:去年将毕,失去五尺纸虾草一幅,得者我已明白了。壬申,白石老人。

经过三百石印富翁再传人、齐白石书画院院长-汤发周为大家的揭秘, 大家都一定明白齐白石如何成就他的九亿画风了吧!

(图文/少白公子)

画家简介:

汤发周年少时曾叩拜齐白石最疼爱的小女儿、著名国画家齐良芷女士为师。齐良芷女士亲授汤发周国画、篆刻、书法、为其起笔名子海,号少白,并赠“白石山堂”墨宝一帧和“白石传人”“少白”,印章各一枚。亲得画坛巨匠家传真谛,后在齐良迟、郭秀仪、齐秉正、王砚方等众多齐派大师的指点下,画艺在继承的基础上发生质的飞跃,其笔下百态千姿的墨虾,活灵活现,趣味盎然。他擅长画鱼、螃蟹、寿桃、蝴蝶、蜻蜓、蝉、小鸡。吸众家之长,将大写意花鸟与工笔虫鸟草有机融汇。并将白石老人的“妙在似与不似之间”,“贵在传神”的境界作为毕生的追求。

先生他喜读书史,略晓古今之事,颇舒已怀,日三省而知不足。现为中国齐白石纪念馆特邀画师,齐白石美术馆终生签约艺术家,上海齐白石研究会会长,上海齐白石书画院院长,齐白石艺术基金投资人,齐白石品牌联盟秘书长,齐白石书画艺术研究院首席战略官,齐白石书画大数据鉴定专家,辽宁省美术家协会会员,少林禅拳书画院副院长,风水周易研修院特邀画师,齐白石传人书画社社长,河南齐白石文化艺术交流中心创办人,华中地区河南区域齐派创新绘画艺术培训基地总监,中国建设报河南记者站记者,华中地区齐派书画展销基地总负责人,专门研究“齐派”技法近十年,其中以“画虾“造诣最深,先生笔下的“虾“灵动活泼,栩栩如生,神韵充盈,用淡墨掷笔,绘成躯体,浸润之色,更显虾体晶莹剔透之感。以浓墨竖点为睛,横写为脑,落墨成金,笔笔传神。为此,齐良芷女士特为他的作品制定润格和作品集作序。


齐白石真迹展暨齐派国画传世真迹品鉴会正在进行中。。。详见:齐白石传人书画网www.qibaishichuanren.com,欢迎品鉴收藏。。。




上一篇:齐白石再传弟子-汤发周趣说:在古画中,寻找消失的亭台楼阁!
下一篇:齐白石传人、齐良芷弟子-汤发周趣谈:朱屺瞻和齐白石谁更胜一筹

齐白石文化艺术交流中心 版权所有 沪ICP备1202017号@1985-2017
齐白石文化艺术交流中心主要经营齐白石书画、齐白石传人书画、齐白石后人书画、刀画教材、家居风水画,专注于研究齐白石文化及传播书画艺术32年
网站制作:和美科技